…性案例司法应用年度比较分析报告——以2011-2019年应用案例为…

除了2011年外,2012-2019年持续8年有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例宣布,其中2019年最多,有20例;2014年和2017年次之,均有7例。其他文书(执督复函)仅2011年有1例。涉及海事海商纠纷案由在2019年宣布3例,2014年和2015年各1例。上海市排名第三,除2017年无指点性案例入选外,其他8个年份均有1-3例入选。实用国度赔偿审理程序的在2014年有3例,2017年和2019年各1例,其余年份未宣布。涉及刑事程序指引的仅在2016年有1例。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已宣布24批139例指点性案例,已被运用于司法实践的指点性案例共有91例,运用案例累计5104例。其中,起源于江苏省高等人民法院的指点性案例有7例,除2014年、2018年无入选案例外,其余年份均有1例。山东省高等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天津市高等人民法院均有4例。除此之外,遴选出4例以上指点性案例的起源法院有5家。2018年宣布的第二十批5例指点性案例均为捣乱公共秩序罪,2019年新增的第二十一批6例指点性案例首批涉“一带一路”建设专题指点性案例,2019年新增的第二十二批4例指点性案例着重涉外知识产权专题案例,2019年新增的第二十三批10例指点性案例均是履行类案由,2019年新增的第二十四批13指点性案例中宣布8例有关生态环境掩护的侵权义务纠纷。图7指点性案例的裁判要点指引二指点性案例的司法运用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共宣布了24批139例指点性案例,已被运用于司法实践的指点性案例共有91例,尚未被运用的有48例。图2指点性案例历年案由散布情形从2018年和2019年宣布的指点性案例具体案由散布来看,指点性案例宣布呈专题化趋势。2019年新宣布的33例指点性案例中,履行程序数目最多,有10例,总占比约30%。援引指点性案例的案例,即运用案例累计5104例,比2018年(3098例)[6]同期累计运用案例新增了2006例[7],增长64.75%。履行类指点性案例2019年宣布10例,2014年集中宣布4例,2011年有1例,整体宣布数目相对较少。从历年散布情形来看,民事类指点性案例从2011年1例上升至2016年10例,2017年未宣布,2019年有15例,比2018年(4例)上升了11例。涉及捣乱公共秩序罪的5例指点性案例为2018年第二十批集中宣布。排名第四位的是行政处分案由,有7例,其中2019年数目最多,有3例。图6指点性案例的文书类型(七)裁判要点历年以实体指引为主,2019年程序指引数目显著增长,占当年宣布总量的36%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的指点性案例裁判要点涉及实体指引问题的占84%,涉及程序指引问题的仅占16%。安徽省高等人民法院有5例,2015-2018年持续4年有来自此法院的指点性案例宣布,2013年1例。以决议书为文书类型的指点性案例在2014年、2016年、2019年,分离有3例、1例、1例。专门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仅2014年宣布1例,数目极少。通过年度比较,仅2017年未涉及合同类,其余8年均有宣布1-4例不等的指点性案例。其中,涉及国度赔偿案由的指点性案例,2014年宣布3例,2017年和2019年各1例。实用履行程序的案例在2011年有1例,2014年有4例,2019年高达10例。(一)2019年宣布数目到达历年最高,以民事类和履行类指点性案例居多自2011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每年宣布指点性案例1-4批不等。从年度比较来看,涉及实体指引问题的案例在2011-2014年逐年增多,2014年有16例,2015年回落至11例,2016年到达20例,2017年和2018年均为14例,2019年增至21例。剩余其他20个省级行政区的指点性案例数目均在8例以下(含8例),于各年份有零碎散布。高等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数目近四年来比较安稳,基本保持在3-4例。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数目,2019年显著上升,由2018年的1例上升为2019年的20例,占当年度宣布总量的60%。而涉及程序指引的较少,其中涉及民事程序指引的重要散布在2011年、2014年、2015年、2019年,分离为1例、4例、1例、11例。涉及合同纠纷类案由的有15例,仍然位居第一。实用一审程序的案例除2011年外,2012-2019年持续8年均有散布,其中2019年实用一审程序的案例最多,有8例。其中2019年新宣布有4批,共计33例,相比于2017年(15例)和2018年(14例),宣布数目显著增多。本文采取年度比较剖析的方法,针对最高院宣布的139例指点性案例,以“北大法宝—司法案例库”中的裁判文书作为数据样本,应用大数据剖析办法,从不同角度对指点性案例的宣布情形和司法运用情形进行比较研讨。[2]之后,最高人民法院还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点工作的规定〉实行细则》等一系列有关案例指点制度的规范性文件[3],《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也有与指点性案例有关的规定。其中2019年宣布的数目最多,为(4批)33例,以民事类和履行类指点性案例居多,分离有15例和10例。症结词:案例指点制度;指点性案例;司法运用;年度比较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点工作的规定》的公布标记着中国特色案例指点制度由此形成。国度赔偿类指点性案例在2014年有3例,2017年和2019年各有1例。排名第三位的是侵权义务纠纷类案由,有12例,其中2013-2016年各宣布1例,2019年有8例,其余年份均未宣布。其他类型的案由在各年度有少量零碎散布。(四)由高等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持续9年均有宣布,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最多,高达60%从最高人民法院指点性案例的审理法院看,由高等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持续9年均有散布,审理法院中以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最多,有46例。[1]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动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议》,提出要“增强和规范司法说明和案例指点,统一法律实用尺度”。自2011年以来持续9年均有实用二审程序的案例,其中2011年最少,有3例;2016年最多,有12例;其余7个年份均坚持在6-7例。(一)指点性案例的整体运用情形1.运用案例数目2011-2018年逐年递增,2019年比去年降低41%。刑事类指点性案例2018年宣布最多,有7例,2015年和2019年未宣布,其余年份均宣布1-5例不等。图1指点性案例历年宣布数目(二)宣布数目在5例以上的仅有8类案由,近两年指点性案例的宣布出现出专题化趋势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的指点性案例共涉及88种具体案由,其中宣布5例以上指点性案例的案由有8类。行政类指点性案例在7个年份有宣布,2014年和2016年每年5例,在2012年、2013年、2017年及2018年每年均有2-3例,2019年最多,有6例。实用再审程序的案例从2015年至2018年这4年来比较安稳,在3-5例之间,2019年最多,有8例。2014年有3例来自天津市高等人民法院的指点性案例宣布,还有1例宣布于2019年。知识产权类指点性案例从2013-2019年每年均宣布,2015和2017年相对较多,分离有6例和10例,2018年和2019年呈显著降低趋势,各有1例。涉及履行类案由同样有15例,但是年份散布不均,2011年仅有1例,2014年有4例,2019年新增的第二十三批10例指点性案例全体是履行类案由,其余年份均未宣布。2019年程序指引共计12例,占当年宣布总量的36%,为程序指引历年宣布数目最多的年份。国度赔偿、捣乱公共秩序罪、海事海商纠纷三类案由,分离有5例。比较以往报告,本次新增审理法院、援引类型以及运用成果的具象化剖析,更为直接地反应出2011-2019年指点性案例的宣布情形和年度运用变更情形,归纳和总结出指点性案例宣布以来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现状、规律及特色。图3指点性案例的起源地区遴选出4例以上的审理法院有6家,139例指点性案例的具体起源法院中,最高人民法院的数目最多,有46例。浙江省排名第四位,除2011年、2015年、2019年无入选的指点性案例外,其他6个年份中均有1-2例入选。一指点性案例的宣布情形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已宣布24批139例指点性案例。图5指点性案例的审理程序(六)2011-2019年均有涉及的文书类型是判决书和裁定书,2019年判决书高达20例,占当年宣布总量的60%2011-2019年均有涉及的文书类型是判决书和裁定书,其中判决书最多,有99例;裁定书次之,有34例。以裁定书为文书类型的指点性案例同样是2019年最多,有12例;除2019年外,2014年数目最多,有6例;其他年份均有1-4例。图4指点性案例的审理法院(五)指点性案例所涉审理程序以二审居多且持续9年均有宣布,2019年履行案件数目最多,占当年宣布总量的30%最高人民法院指点性案例所涉及的审理程序以二审居多,2011-2019年持续9年有涉及二审程序的指点性案例。起源于山东省高等人民法院的指点性案例2015年宣布2例,2011年和2018年各宣布1例。从运用案例的运用年份比较剖析来看,2018年运用案例到达历年之最,有1624例,2019年有960例,运用案例数目显著降低。[5]本文采取年度比较剖析的方法,以“北大法宝—司法案例库”9000余万裁判文书作为数据样本,在详细介绍指点性案例宣布情形的基本上,通过大数据剖析,深刻研讨2011-2019年指点性案例运用现状,以期为我国案例指点制度的发展供给必定的参考。2011年-2016年大体呈增长趋势,2016年有16例,2017年和2018年有所回落,分离有14例和10例。从年度比较剖析来看,以判决书为文书类型的指点性案例2019年到达历年最高的20例,占当年宣布总量33例的60%。2011-2013年持续3年有来自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指点性案例宣布,还有1例宣布于2016年。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2017年宣布3例,2018年和2019年均为7例,较2017年呈显著增长趋势。涉及行政程序指引的重要散布在2014年、2017年、2019年,分离为2例、1例、1例。[4]与2018年(74%)同期年度比较剖析数据相比,2019年指点性案例运用率到达65%,降低9%。(三)2019年吉林省、云南省首次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指点性案例继2018年河北省、湖南省和陕西省首次成为指点性案例起源地后,2019年吉林省、云南省首次成为指点性案例起源地,审理法院是吉林省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云南省剑川县人民法院,由此起源地已笼罩最高人民法院及江苏省等23个省级行政区。实用其他(强迫医疗程序)程序的案例仅在2016年有1例。排名第五位的是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案由,有6例,其中2017年数目最多,有3例。与2018年同期(78例)相比,被运用的指点性案例数目增长了13例。截至2019年12月31日,指点性案例起源以最高人民法院最多,共计46例。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2012-2019年持续8年均有散布,2019年有3例。中级人民法院次之,为36例。位居第二的是江苏省,除2018年无指点性案例入选外,其他8个年份均有1-4例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指点性案例司法运用年度比较剖析报告——以2011-2019年运用案例为研讨对象_手机网易网首页频道页北大法律信息网最高人民法院指点性案例司法运用年度比较剖析报告——以2011-2019年运用案例为研讨对象2020-08-0701:36:55北大法律信息网【作者】北大法宝指点案例研讨组(孙妹、訾永娟、张文硕、郭美娜)【研讨指点】郭叶,北大法律信息网(北大法宝)副总编【起源】北大法律信息网、北大法宝内容提要: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已宣布24批共计139例指点性案例。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